你不知道的世界杯迷信行为|单读_必赢亚洲娱乐_必赢亚洲线上娱乐_必赢亚洲366娱乐官网㊣ 
快捷搜索:  as

你不知道的世界杯迷信行为|单读

原标题:你不知道的世界杯迷信行为|单读

近日世界杯在如火如荼地进行着。在议论球技之时,也许大家从未注意过这些细节:C 罗总是在赛前先给自己的右脚穿上袜子;梅西总是喜欢在一些比赛中咀嚼从草坪上拔下来的草;比利时门将库尔图瓦喜欢在唱国歌时摸自己的下巴;西班牙后卫阿尔巴在离开更衣室前 2 分钟一定会刷牙......在残酷的足球赛场上,除了球技的竞赛,球员各自的迷信行为成为他们调整心态的重要内容。

今天这篇文章节选自《为什么是足球?》,作者德斯蒙德·莫里斯在章节《英雄的迷信》中详细阐述了足球运动员的各类迷信行为、发生场所及其背后的心理动因。除了赛场上的拼杀,赢球的狂喜和输球的失落之外,我们还可以看到这些球员的另一面:赛前如孩童般的虔诚与执拗。

《为什么是足球?》

[英] 德斯蒙德·莫里斯 着

易晨光 译

北京联合出版公司 出版

英雄的迷信

神奇的辟邪方法和幸运符

由于足球部落英雄从事的是高危风险的职业,所以他们中很多人都非常迷信。每一次他们踏上赛场的时候,他们会面临受伤的风险;如果对手大比分击败他们的话,他们有可能颜面无存。绿茵场上,运气这东西有可能起到四两拨千斤的作用。足球是圆的,它有可能瞬间就让刚才还占上风的球队陷入很难堪的境地。湿滑的草坪有可能让球员摔倒,从而丢掉一次进球的机会;又或者,掌控在一方脚下的足球会撞到一个隆起的小土堆上,然后出人意料地正好弹到对方前锋的脚下。

在他们准备每一场比赛之前,受伤、名誉扫地、突然滑倒、足球鬼使神差地改变方向——所有这些不好的念头都会在球员们的脑子里闪过。他们心里明白,不管自己接受过多少指导、训练、技术或者体能训练,这些都不能给他们提供绝对的庇护,也不能帮助他们平平安安躲过这些风险。他们同样清楚,一旦坏运气找上门来,倒霉事就会发生在众目睽睽之下,那可是成千上万双评判的眼睛啊。他们要承受的痛苦不亚于被公开凌迟,他们犯下的任何一个错误,都会暴露在光天化日之下,一切都避无可避。

面对这些威胁,他们试图寻求一种他们的经理和教练也无力提供的额外帮助——那就是神灵的庇佑,他们试图通过搞迷信活动获取这种超自然的助力。他们自己也不清楚,那些做法怎么就能起作用,但是他们照做不误,“就是为了以防万一”。他们也经常自嘲自己的做法实属匪夷所思、愚蠢不堪,但是,他们也终究不敢完全抛弃这些做法。还有一些平时最为理性的球员,他们对待这种事情也是如此地郑重其事,甚至到了这种地步——费尽心机确保他们的这类活动顺利进行,无论如何都不能受到任何外界干扰,或者被打断。

▲ 2012 年俄罗斯足球冠军联赛,莫斯科卢日尼基体育场。在莫斯科斯巴达队与喀山红宝石队的比赛之前,阿特约姆·雷布罗夫亲吻球门柱。

比赛前夕,正是此类迷信活动开展得如火如荼的时刻。根据随机调查,一百项迷信活动中,不少于 40%的活动都是集中在比赛前夕的球员更衣室内进行的,那里的紧张气氛达到顶点。其他很多祈求“好运”的行为,则是在去比赛的路上、通往赛场的球员甬道里,或者干脆就是在球场上完成的。

但是,早在比赛举行的前几日,这种神秘的仪式就已经开始了。大赛前夕,球员们不断积累的心理压力开始影响球员生活的方方面面。有些球员开始留幸运胡须,有人留八字胡,还有人则留络腮胡。外出比赛时,球队会为坚持住在他们的幸运宾馆,而坚决不会入住曾经给他们带来坏运气的宾馆。队里的一名球员在打包行李的时候,会在包里塞进一枚幸运银币;有人则会拎着别人的包,而不是背他自己的包。还有一些队员,他们会严格按照一定的顺序,一丝不苟地打包行李以及开箱取出个人物品。有的球队会倾巢而出,到一个特定的高尔夫球场打一场球,否则他们就会走霉运。有一位球员坚持带上他的妻子——不是为了卿卿我我,而是他妻子不在他身旁的时候,他总是运气欠佳。由于这是出国比赛,路途遥远,他的要求没有得到满足。他雷霆震怒,这自然也影响到了他的比赛状态。

有一支伦敦球队流年不利,遭遇了一连串的失利,这让他们坚信,自己这边有不祥之人。他们每每外出比赛,不管他们到达下榻宾馆的时间有多晚,家乡报社的一名记者总是会守候在那里,欢呼雀跃地迎接他们。这个记者为人友善,跟他们也意气相投。但是,长此以往,球队的人竟然把他跟球队一直走“背”字联系了起来。最后,他们坚信,他们所有的坏运气都要归咎于这个人。这名记者的存在成了一个凶兆;于是球队竭尽全力躲着这个记者走。

▲ 1939年 1 月 19 日:足总杯的佼佼者伍尔弗汉普顿球队在展示他们干净的靴子。

有时候,被贴上这种“不祥”标签的不仅限于某个人,还有一块特定的比赛场地。有一个体育场一度被认为受到了吉普赛人的诅咒。那里最早是吉卜赛人的营地,后来被征用,在这块地上面建了一座足球场。有一些人觉得,那些被迫流离失所的吉卜赛人会诅咒这个地方。在随后的那些年里,以这个体育场作为主场的球队,丢掉了四场杯赛的半决赛,以及三场杯赛的决赛。到了 1946 年,他们再次挺进英超足总杯决赛。这次,他们再也不敢掉以轻心了,他们冒不起这个险。他们派出足球队的队长,找了一个吉卜赛人解除了这个诅咒。旋即他们以 4:1 的比分赢得了这场决赛。

比赛当天早上,当球员们醒来的时候,一系列新的荒谬的程序就要开始启动了。有人决定剃掉会给他带来坏运气的胡须,另一个人则照例外出理个发,然后沿着一条特定的路径散个步。有时甚至还要牵扯到其他人,这个球员的妻子必须在家擦玻璃——因为上次他在球场上所向披靡的时候,他妻子正在擦玻璃;而基于同样的原因,那个球员家的孩子们,他们必须整天穿着特定颜色的衣服。甚至连教练都必须穿着幸运服装在他们面前露个面,因为他知道,不这样做的话,可能会引起球员们的焦虑。另外,带来好兆头的也有可能是一双蓝色的袜子,每一个球员都会细致地打量他们的教练,确保他没有忘记穿上蓝色的袜子。

至于在比赛之前的那顿午餐,当球队坐下来吃饭的时候,那就有更多的讲究了。有时候,他们入席的次序都有严格规定,因为他们会无端地担心,随意入座会打乱他们的幸运入座顺序。他们吃的食物以及进食的方式可能也要受到迷信思想的限制。

当球队的大巴开往特定的球场时,它必须沿着之前同样的行车路线——当然,那是球队上一次踢赢比赛的时候走的路线。很久以前,曾经发生过这么一件事情,着名的英国业余球队流浪者队,有一次前往荷兰的莱顿参加比赛。在那里,把他们带到比赛场地的是一架四轮大马车,由四匹通体黑色的马拉着,而马车通体装饰着葬礼上使用的黑色羽毛,马车走的那条路还要穿过当地的一个墓地——比赛场地就在墓地旁边。在随后的比赛中,流浪者队不败的神话就此打破。比赛之后,球员们断然拒绝原路返回,那条路太过晦气(一手安排此事的人也太过阴险恶毒),他们害怕会影响以后的比赛。

随着比赛日的临近,球员们自己也通常浑身披挂着幸运符。首先是一对特殊的袖扣;第二样东西则是一次比赛获胜之后,一位年长的球迷赠送给他的一个黄金幸运符;第三样宝贝是一副太阳镜,下雨天他也照戴不误。其他的东西可能还包括套在脖子上的一个大奖牌,他还可能把一只玩具兔或者一只幸运兔腿又或者是其他什么布制的幸运符——塞进口袋里。

他们来到更衣室,又一套新的仪式闪亮登场。同样,他们要穿戴一些特殊的东西——幸运球袜、幸运鞋带、幸运球鞋;他们还要郑重其事地亲吻一下幸运婚戒。

▲在 100 个足球迷信行为中,40%发生在比赛前的更衣室内——球员在紧张的等待过程中会做一些仪式性的动作。

在更衣室,还会上演一些特殊的举动:毛巾要挂在挂钩上,而不是放在它通常放置的长凳上;换衣服的时候嘴里要嚼两块口香糖;按照惯例喝一大口威士忌,这不是因为想喝点酒,而是为了讨个吉利;有一个球员,像宗教仪式上抹圣油一样他会口含威士忌,冲着球鞋顶端喷上一口,然后喝口水,再喷上一次。有些球员进更衣室也有讲究。有人为了避免撞上坏运气,会特意走在最后面;有些人总是会从靴室入口进来,从来不走正门;有些人已经穿戴整齐,等到离开场还有整整 40 分钟时,才掐着点走进来;有人一直坐在同一个角落里等候球赛开场;另外还有人在离开更衣室之前必须郑重其事地跟每一位队友握手,否则他在场上的表现就会受到影响。

一板一眼遵照一定的流程行事,其中最不含糊的要算是更换衣物的流程。有一些流程相当简单——先套上左脚的袜子,再套上右脚的;或者是先穿右脚的鞋子再穿左脚的。还有一些就复杂得多了。有一个球员,他必须先脱下裤子、穿好下体弹力护身,然后才会脱掉上衣;另外一名球员在穿戴整齐之后,会把所有衣物全部脱掉,然后再穿一次;有的球员会系上鞋带,再解开,这样连续做上三次。

至于“穿戴仪式”最特殊的一个例子,发生在 1939 年朴次茅斯队成功获得足总杯冠军期间。体育专栏作家约翰·科特雷尔记录下了那次杯赛决赛终极对决之前的一个花絮:“严格遵照杯赛联赛前的传统,朴次茅斯队的元老级右边锋弗雷迪·沃勒尔弯下腰去,隆重地为俱乐部教练杰克·迪恩套上一对洁净的白色护脚。这是一对具有神奇魔力的护脚,平时都珍藏在朴次茅斯足球俱乐部的保险箱里。按照规矩,应该先穿左脚的护脚;这样它们就会给你带来好运。杯赛联赛到目前为止,他们每场比赛都能妥妥地凯旋……而他们自己的球门只被攻陷过一次。然而,这一次,朴次茅斯队将不仅仅仰赖这双幸运护脚。为了让队员们确信他们都是天神的宠儿,沃勒尔在自己的衬衫口袋里放了一只微缩的马掌,在每只袜子里都放了一小枝欧石南,在每一只球鞋里都放上一个六便士的幸运硬币,还在他的一根吊袜带上系了一个瓷质的白色大象。”看来,确实有神奇的力量在发挥作用,他们以 4:1 击败了他们的对手——那些球员明显更受欢迎。

▲赢得足总杯决赛的朴次茅斯队

在一些仪式性的做法中,时机挑选也是非常关键的一个因素。有一位球员,除了没有穿上球裤,其他衣物都已经穿戴整齐,而球裤就抓在他自己手上,就等着裁判吹响开场哨。只有等他听到哨声之后,他才会飞快套上裤子,然后飞速夺门而出。英格兰队的队长博比·摩尔也有非常类似的做法。对他来说,有一件事情非常重要——就是在比赛之前,他是更衣室里最后一个套上球裤的人。摩尔的队友马丁·彼得斯被他的样子逗乐了——他站在那里,手里抓着球裤,然后就等着其他人穿戴完毕。彼得斯后来承认:“我经常会逗他,而他从来没有意识到这个。当他最后套上球裤的时候,我就会把自己的脱掉。而他马上就会跟着脱掉球裤,在我没有重新穿回裤子之前,他是绝不会重新穿上球裤的。”

博比·摩尔不是唯一一个有这种遭遇的球员。罗德尼·玛什曾经回忆道:“在比赛之前,吉米·兰利在更衣室里总是坚决不去触碰足球。他要是不小心碰到球了,他会疯的。阿兰·穆莱里和他一起为富勒姆队效力的时候,阿兰总会拿这个去逗吉米。阿兰是个很无聊的家伙,他会抓起一个球,要么向吉米踢去,要么扔过去。吉米为了躲开球,总是满地蹦跶。”

这很让人诧异,竟然会有球员用这种方式破坏其他球员尊奉的仪式性动作;而这样做有可能让对方在即将打响的比赛中惶惶不安。如此不尊重其他球员奉行的迷信做法,是相对比较罕见的例子。在大多数情况下,球员们都会尊重其他人坚信的做法,避免给他们招来坏运气。如果他们的迷信行为中间出了岔子,朋友们总会尽全力来帮忙。

伟大的贝利曾经有一次把他的球衣送给球迷,而在此之后,他的比赛非常不顺利。他央求一个朋友,务必找到那个球迷,并把球衣要回来。一个星期后,这个朋友带着那件失而复得的球衣回来了,说他自己大费周折才找到了这件衣服。贝利可以说是感恩戴德,披上这件战袍,王者风范立马又上身了。他的朋友小心翼翼地不让他知道实情:其实他的追索徒劳无果,他只是找到了球王在之前那个星期不小心丢掉的球衣。迷信行为产生的巨大力量,实际上全部藏在人的思想意念里。

▲身着巴西国家队 10 号球衣的“球王”贝利

当球员离开更衣室,列队走进球员甬道的时候,这些仪式还没有结束。他们列队往外走的次序也很有讲究。一名球员总是会走在队伍里的第三个位置;另一个球员,总是排在倒数第二位;再有一名球员,他总是要走在第十位;而最受欢迎的位子就是最后一个。假如一支球队里有两个人都喜欢走在队伍最后面,那么问题就来了。在某个杯赛决赛的赛场上,敏锐的足球观察家将会看到这种两难境况的处理方案。当球员列队进入球场的时候,走在队列最后的两位球员,他们会小心翼翼地并排走上球场。在球员甬道里进行的其他仪式性活动,包括站成一个规整的圆圈,然后转着圈走。这时他们要么从来不带上足球,要么总是带上一个足球,也有可能会举托起一个足球往天花板上拍两下。

等到他们走上赛场,有些球员会仪式性地用一只手触碰足球场内的草坪。很多信奉天主教的球员会在胸前画十字,并亲吻自己的拇指。有那么一个球员,他的举动就算不上怎么高雅了——他会从嘴里掏出口香糖,把它捏成一个小球,然后用脚把它踢开。如果这种象征性的踢口香糖球的行为失手了,接下来他在场上就踢不好。另一个球员一定要在热身阶段第一个射门,而守门员根本不敢去扑球——即便这仅仅就是一次射门练习,因为如果他把球扑住了,接下来这位踢球的球员的状态肯定不会好。另一名球员则会把他的球鞋脱掉,然后再把它们穿上。还有球员会去亲吻球门柱。守门员会小心翼翼地把他装有随身用具的小包放在球门的右手边。如果他不小心把包放到左手边了,又或者有人移动它了,他可能就没有办法“如有神助似的去扑球”了。

所有这些花样百出的足球迷信活动,都经被某些球员或某些球队当作仪式庄重地执行过。他们的每一种活动都被记录下来了,或是在球员们的回忆录里,或是在足球历史研究者的文章中有所体现。有报告显示,类似的非理性行为,在全球各地都有发生——只要有重要的比赛,或是部落英雄们备受焦虑煎熬、忧心忡忡。另外,还有一个事实,有一些球员会特地强调,他们跟那些队友不一样,他们根本没有什么迷信思想,他们认为这整套做法非常愚蠢,浪费时间和精力。然而,这样的球员是少数派。也许,他们的言下之意就像是一位球员所声称的,“我的迷信思想就是:不要告诉其他人我迷信的是什么”。

▲ 2014 年欧洲联赛,在那不勒斯队和波尔图队比赛之前,一个巨大的牛角雕塑摆在圣保罗体育场前面——红色牛角是那不勒斯人传统的护身符。

有一些球员,他们极度看重自己具有神奇力量的仪式性做法,其执迷程度令人咋舌。入选世界杯最佳阵容的中场队员杰克·查尔顿,为了不破坏自己赛前的例行仪式,甚至不惜推掉俱乐部球队队长的职位。他要最后一个走进球场,对他来说,这一点至关重要。而要是当队长,他就不得不站在队伍首位,带着他的球队出场。他为了不冒风险,甘心把队长这个荣耀的位子拱手让给比利·布雷姆纳。

但是,要论起最为纷繁复杂的魔性的仪式流程,可能非守门员阿兰·劳夫莫属。他曾经公开承认,连他自己都“担心会漏掉他的比赛日流程中的某些步骤” 。他要做的流程是这样的:

1. 比赛当天早上,他坚决不能刮胡子;

2. 必须带上一个蓟花图案的钥匙圈(蓟花是阿兰的家乡苏格兰的国花);

3. 他必须带一个旧的网球上赛场;

4. 他必须在口袋里装上一个微缩的足球鞋。那是他某天下午在他球门的网里发现的;

5. 他必须戴上一枚星星形状的小奖章;

6. 在更衣间里,他必须用第 13 号挂钩;

7. 他必须在守门员的球衣下面穿上他最早穿过的 11 号球衣——那是他效力的第一家足球俱乐部的旧球衣;

8. 在他经过球员甬道的时候,他必须拿球对着墙壁拍三下;

9. 等他靠近球门的时候,他必须对着空门射一个球;

10. 整场比赛中,他必须尽可能频繁地擤鼻子;而他塞在自己的守门员帽子里的几条手帕,就是为了这个准备的。

他在自己这张令人生畏的流程单的最后总结道:“没有走完这整套流程,我就觉得自己打不了比赛。(做完这些准备)我无所畏惧,甚至会有连进七球的可能。”

▲阿兰·劳夫

人们很可能会嘲笑这些细致到无以复加的辟邪方法,并怀疑它们是否有用。正如迈克尔·帕金森在他的模仿秀节目《足球明星的迷信行为采访录》中表现的那样:“当我走进那口白热化的大锅时——明天那里又会重新变成温布利球场,之前的十天时间里,我都不敢挖鼻子;我脚上穿的是两只左脚的球鞋;我要带上我老婆的幸运提包;我要穿着我爷爷的背心。这些都是我的幸运符。这看起来很可笑,但是,这样做就会把利物浦队 / 纽卡斯尔联队撵出杯赛。”

但是,事实上,比这还荒诞的行为正在世界各地上演,每个赛季里的每个星期,都有大量的人在这样做——而那些人本来都是理智的、踏踏实实踢球的球员。我们必须接受这个事实:做那些事情是非常有意义的。但这并不意味着,做这些迷信活动与场上比赛的任何结果有着某种超自然的或者神秘的联系。即便是身涉其中的球员们坚信这种联系的存在,这也不一定就是事实。如果他们能让自己相信,他们奇怪的行为能够帮助他们踢得更好,那么情况就真的会朝这个方向发展。其原因就在于,这些仪式会帮助他们减轻焦虑,给他们增强自信。在一场原本势均力敌的较量中,如果一方更相信他们自己的能力,这就会成为唯一能左右战局的关键性要素。

正是基于这个原因,在高风险的职业体育生涯中,迷信现象总是大行其道。这就像在原始人类的部落里,生活处处充满风险和危险,于是,奇幻的想法便应运而生。

编辑丨阳子

▼▼一种迷信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