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些官员迷失在赌桌之中 为了翻本什么钱都能“

央视网消息:俄罗斯世界杯正进行得如火如荼,各种赌球、赌博活动也在暗地里蠢蠢欲动。赌球作为一种赌博行为,肯定是党员干部不能有的“看球行为”之一。《中国纪检监察报》就曾刊发文章《党员干部当自觉远离赌桌》,直言赌博对党员干部的精神腐蚀。6月14日成都市纪委监委官微曾温馨发文,提醒球迷中的党员干部:看球也存在着不可触碰的纪律“红线”,看球时有些事情千万不能做,不然纪委可能会出示“红牌”,将你罚下场。

7月2日,浙江省杭州市富阳区发改局价费科原工作人员郎筱鲁涉嫌受贿罪在富阳区人民法院开庭审理,1988年出生的郎筱鲁成为浙江省杭州市富阳区监委成立以来被查处的最年轻的公职人员,而促使郎筱鲁一步步“腐化”的,正是网络赌球。

郎筱鲁庭审图(来源:钱江晚报)

自2012年开始接触网络赌球,郎筱鲁从一开始的50元、100元投注到之后的500元、1000元投注,他已经从球迷变身成了赌徒,疯狂时甚至一个上午输掉二三十万元。欠债太多了,只靠工资收入肯定还不起,于是,郎筱鲁就想方设法利用手中的权力进行谋利。2016年底,国家出台房产限价调控政策,往日清水衙门似的价费科一下子成了“香饽饽”。据调查,郎筱鲁与多名房地产开发商来往密切,以各种理由向开发商借钱,且欠下上百万元的信用卡债务,甚至在借款无法偿还的情况下,通过索要房号倒卖以归还借款。

尽管这名年轻公职人员的经历令人唏嘘,然而,从各地区纪委公布的查处案例中不难发现,因赌落马的官员并不是个案。

湖北省仙桃市经济电视台原台长郭刚林,先后多次诈骗朋友的钱到澳门去赌博,又向赌场上专门放高利贷的马仔借下5万元,血本无归后,被打手打得死去活来,脸上被刻下“欠”、“还”、“钱”3个大字,一颗门牙也被生生地钳了下来。

重庆市委宣传原部长张宗海的大手笔令澳门赌场的马仔都感到吃惊,他在葡京赌场贵宾厅一掷千金,共动用2亿多元公款,输掉1亿多元。

中国兵器装备集团经济运营部改革办公室原副主任贾硕利用负责集团下属四家企业破产清算工作的职务便利,编造虚假理由向4家企业借款,将企业公款转入私人公司或个人银行账户内,提取现金后用于网络赌球。据悉,贾硕先后挪用的914万余元,分别是4家破产企业下岗工人的基本生活费、养老保险和抚恤金等。

广西壮族自治区右江矿务局原局长曾如云有500多万元财产来源不明。“落马”后,他在解释财产来源时,就自称是“逢赌必赢”。

2014年9月26日,浙江义乌市佛堂镇泽塘村原村委会主任金某驱车带着79岁的老母亲到镇政府门口,在车内点燃了事先准备好的香蕉水,造成严重烧伤。经调查,金某曾多次到澳门赌博,债务缠身,其中已经法院判决的涉案金额为400余万元。

……

《中国共产党纪律处分条例》明确,对于党员干部的涉赌行为,视情最高可给予开除党籍处分。党员领导干部参加赌博的,从重或者加重处分。官员身陷“赌博门”注定会以失败告终。久赌必输是赌博定律,与一般赌徒不一样的是,官员赌博输的是前程,输的是民心。莫让赌博这一万恶之源污染了干部,也疏远了干部与群众之间的感情。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